当前位置:雅美佳历史霍青桐性格剖析 如何评价霍青桐?
霍青桐性格剖析 如何评价霍青桐?
2022-08-15

也许霍青桐并不能算是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,可是当她走进我的视线时,就像是暮春的晚上,一片淡淡的月光照进窗户,让我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美,说不出的恬静幸福。她体态婀娜,娇如春花,丽若朝霞。第一次正面出场,便让陈家洛不由心跳加剧。

霍青桐是悲哀的,而她的悲哀正在于令她一眼倾心的陈家洛。她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。陈家洛的出现,打破了她心中的藩篱,打乱了她的世界。一时间好像生活在尖锐、刺耳的惊叫声中,没有出路,只有回声。霍青桐对陈家洛,虽然陈好像风筝远扬了,她的心总还绑在线上,在风中摇摆。每一日每一日的耗度,皆像是望眼欲穿的折磨,但亦是一种臻于成熟的沉潜。

她担负着民族的重任,理所当然地把她的柔弱隐藏在心理。族人把她当成了英雄,当成了神,却始终忘记她也有懦弱的时候,也需要被照耀。当喀丝丽在陈家洛的陪同下出使清营时,所有的人都在祝福她,称赞她的勇敢。喀丝丽当然可以勇敢,因为她有陈家洛。她就像一个美丽的以至神圣的尤物,一出场光芒万丈,于是回人向她顶礼膜拜,陈家洛也被她的美貌折服。

而霍青桐呢?一直孤单的支撑着自己,支撑着她的民族。似乎她默默地付出已成为一种理所当然,而喀丝丽的无谓之勇倒成了伟大的奉献。

霍青桐就像一个悲壮的英雄,只能在无人时舔着自己的伤口。她的心一定如天涯般辽阔寂寞,她明月般皎洁忧郁。黑水河之战,尽管顶着巨大的压力和折磨,霍青桐仍然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。爹爹不相信她,哥哥不相信她,部下也不相信她,甚至连赛诸葛的徐天宏也识不出她的计谋。她只能向真神阿拉求助,诉说。

一方面,她要打退清兵;另一方面,她又希望爹爹和妹妹能够平安归来。面对众人的误会,她非但没有抱怨,而是真心希望自己能替别人受苦。这点胸襟和气度,是潜意识里不喜欢她太能干的陈家洛远不能企及的。

霍青桐打了胜仗,大家便都赞她用兵神妙。那么,倘若她输了呢?是不是一辈子都要背着狠心、自私、残忍的恶名呢?

众人的称赞,更多的是对战争的结果——因为赢了,所以称赞,本理所当然,而不是因为霍青桐本人。所以,霍青桐大胜之后,心中反觉说不出的寂寞凄凉。帐外回人弹的冬不拉,唱的缠绵的情歌,都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情丝,令她更增惆怅。想起父亲对她的怀疑,意中人又爱上自己的妹子,柔肠百转。她别无它路,只能选择离开,让她的身子在茫茫黄沙中埋葬。

在传说中,有一种有美的说法,就是人人心中都有一块三生石。有缘的人相会就是三生石旧精魂互击的火光。霍青桐与陈家洛有了电光石火的一闪,却没能赋予冰冷的三生石热情与生命。于是,即使喀丝丽死了,他们仍然只能凝视着对方,一直老去。

一个女子,无论怎样精明能干。雄才伟略,甚至号令千军万马冲锋而指挥若定,对于自己感情上的纠结,也是剪不断,理还乱,脆弱不堪。翠羽黄衫霍青桐就是这样。谁看《书剑恩仇录》看到“黑水河之役”,回军大败清兵,都会大称痛快,金庸让霍青桐有指挥回部在敌众我寡之下打胜仗的才能,但没有给她赢取意中人的本事,看着兆惠十万精兵,她尚能沉着应战。但意中人在她眼前跟妹子亲热,而父兄偏爱小妹,对自己怀疑,她却只有气苦,吐血,病倒,投奔师父师娘求呵护的分儿。

霍青桐值得敬佩,惹人同情,很多读者都为她感到不值,但是我一向都不明白霍青桐为什么会喜欢陈家洛。他除了是主角之外,有什么好处?他谋略不如她。眼光不如她。精明不如她,连胸襟也不如她。霍青桐没有因妹子是情敌而不遣兵调将去救人。没有利用敌军是以妹子为饵,诱回部掉人陷阱这个堂皇的藉口,但陈家洛不过看见霍青桐跟女扮男装的李沅芷态度亲密,就断然拒绝了霍青桐兄妹要相帮红花会营救文泰来的好意。

陈家洛也有自知之明,他反省自己对霍青桐。香香公主两人的感情,终于想到:“难道我心底深处,是不喜欢她太能干吗?”陈家洛,你胸襟的确小。

然而霍青桐的腼腆,亦令人费解。她既然明知陈家洛见了李沅芷,怀疑自己已心属他人,为什么不去解释清楚,而要转弯抹角,说什么“这人是陆菲青的徒儿,为人如何可以问他?”就算不能锣对锣。鼓对鼓的说明“陆菲青的徒弟”是女子,叫陈家洛不必多心,难道不可以借题点出这件简单事实么?

当然,这一层“误会产生的悲剧”只不过是假象,不过方便了陈家洛开解自己,向自己解释为什么没有接受精明的姊姊、选择了单纯而美丽的妹妹, 其实,爱便爱,不爱便不爱,又何须诸多托词,愈描愈黑? 霍青桐这样的女子,今日真是多得不可胜数。